<th id="igndm"><pre id="igndm"></pre></th>
  • <s id="igndm"></s><span id="igndm"><p id="igndm"></p></span>
      <rp id="igndm"></rp>
      <legend id="igndm"><pre id="igndm"></pre></legend>

    1. 當前位置:首頁 - 新聞中心 - 【專訪】皮埃羅·斯加魯菲:人工智能并不“智能”(上)
      【專訪】皮埃羅·斯加魯菲:人工智能并不“智能”(上)
      發布日期:2018-8-6 來源:smartbuildingnt 瀏覽次數:1494


          尼
      采說,人只是動物與“超人”之間的一座橋梁。確實,沒有證據表明,人就是進化的終極形 態。在人工智能顯示出足夠的“智能”之前,沒人會關心“超人”是誰,會以什么樣的方式出現,會不會取代人類?而今天,隨著人工智能的飛速發展,這種擔心似 乎已經不再是杞人憂天式的無端思慮。
           1983年,美國數學家弗諾·文奇(VernorVinge)提出技術奇點(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)的概念。他將技術奇點定義為人工智能超過人類智力極限的時間點,在那一時刻以后,世界的發展將會超出人類的理解范疇。機器越來越聰明是不爭的事實,那么有一天,它們真的
      會超越人類嗎?很多人,包括斯蒂芬·霍金(Stephen Hawking)、埃隆·馬斯克(Elon Musk)、詹姆斯·巴拉特(James Barrat)等在內的科學家、企業家、作家,都把人工智能的發展視為關乎人類生死存亡的一大威脅。

      其中,巴拉特就通用智能(AGI)的實現時間曾做過一次調查,有42%的人認為會是2030年,25%的人認為會是2050年,20%的人認為會是2100年,只有2%的被調查者認為無法實現。在巴拉特看來,現在人類就像一群擺弄著一顆危險炸彈的無知孩童。即便是出于好意而創造的人工智能,仍有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可能傾向。

      針對目前世界各地火爆的對技術奇點的擔憂,全球人工智能及認知科學專家皮埃羅·斯加魯菲(PieroScaruffi)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報告》的采訪時進行了有力反駁。他認為,人工智能仍處于“石器時代”。相比之下,人們更應該擔心生物技術,而不是人工智能。

       

      依據歷史作判斷

       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在擔心人工智能的過度發展、技術奇點的到來,比如霍金、馬斯克等,你為什么覺得他們的認識是錯誤的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首先,我想知道他們所說的“人工智能”是什么,定義的邊界在哪里?這個詞在今天如此受歡迎,與其邊界定義模糊,帶給人諸多想象有關。如果他們只是在談論一般的技術,那么這類人應該還有很多。

      我所知道的人工智能是計算數學(Computational  Mathematics)的一個分支。數學才是它真正的本源所在。而且這一點也不難。與我的大學論文所研究的理論物理方程相比,計算數學并沒有那么復雜。

      這種對人工智能的擔憂由來已久,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紀60年代。從那時起,哲學家、社會學家等,就已經在警告人類——技術有危險。無論是核能還是計算機,我們調動和使用技術的方式都存在危險。為什么我們應該更加擔心人工智能,而不是核武器或是控制全球金融市場的那些極其傳統、甚至有些愚蠢的計算機網絡?在我看來,人工智能是一個非常迷人的研究領域,是計算數學的一個分支,然而不幸的是,它的發展仍處于“石器時代”,人類要見證機器超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還很遙遠。

      我認識的人工智能從業者每天都在調整公式和軟件代碼。這與好萊塢電影里展示的情況有天壤之別。我認為埃隆·馬斯克等人所作的判斷都是基于好萊塢電影里的那種人工智能,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人工智能——一種我認為它并不存在,或者說不會很快出現的人工智能。我認為,埃隆·馬斯克應該更擔心生物技術而不是人工智能。生物技術才是現階段影響人類最大的學科,過去兩年風行的CRISPR和TALEN都為基因編輯提供了便利的條件,它們可以編輯基因,甚至“設計”嬰兒。人工智能技術無法與基因編輯相比,整體上也沒有達到生物技術的進步程度。如果你不得不害怕技術,那你應該害怕生物技術。我是歷史主義者,不是未來主義者。所以,我喜歡依據事實作出判斷,而不是幻想。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你何以認為人工智能的發展仍處于“石器時代”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對比同時間段的遺傳學、電力、醫藥、通訊等技術的突破性發展,人工智能的發展速度其實很慢。這主要是因為三個因素:第一,我們需要訓練人工智能的神經網絡,所以我們需要有非常大的數據集;第二,我們需要運行多層神經網絡,所以我們需要擁有運行快速且價格合理的處理器;第三,一家大公司(世界上估值數一數二的公司)需要為人工智能做很多公關。

      當然,你可能會覺得現在科學技術正在加速發展,所有這些對人工智能來說都很棒。我非常高興有很多優秀的學生選擇進入這個領域學習,這與10年前有很大不同。這是一門可以在很多領域提供解決方案的學科,可挽救數百萬人的生命。

       

      人工智能還不夠智能

       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你認為,人工智能的發展很慢。那么,客觀來講,人工智能發展到現在,最大的問題是什么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人工智能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常識,因此不能被信任。人們已經花了幾十年去嘗試解決這個問題,可能我們的方法用錯了,F在所有的重點都在深度學習,但深度學習不能獲取常識。深度學習只是收集許許多多的數據,基本上做的是統計工作。

      比如,你給人工智能展示一朵花,它能識別,并知道這代表美好。但如果一朵花出現在一個馬戲團成員的腦袋上,這很可能是一朵假花,這個人可能是個小丑,這對于我們來說是常識,但卻是人工智能不知道的事情。因此機器人在工廠里可能沒問題,只是做些標準化的動作,最壞的情況不過是弄壞一臺機器,但如果把它放在擁擠的商場中,它就有可能會傷到兒童。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,現在的人工智能根本就不“智能”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有時候,機器的行為看起來很聰明,這是因為在我們構建的環境結構中,即使白癡也可以完成了不起的工作。事實上,你甚至不需要有人在那里。如果讓達·芬奇穿越到現代,看到日本高度自動化的地鐵,他可能會認為這些列車具有強大的智能。但真正的智能,是讓列車可以高度自主運行的地鐵構建方式。當你看到自動駕駛汽車時,你不應該拍攝汽車的照片,而應該拍攝瀝青上的白線。有人已經標出了道路、張貼了標志并創建了GPS系統,以便自動駕駛汽車可以從A點開到B點。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在你看來,我們離真正的智能機器有多遠?抑或這僅僅是一個錯誤的問題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是的,這是一個錯誤的問題。這就是為什么我把我的新書命名為《智能非人工也》( Intelligence isnot Artificial )。如果一門學科能夠建立一個智能的存在,它將是生物技術,聽起來這二者似乎真的很接近。

      我認為機器是有用的,而不是智能的。它們可以模擬人腦的許多方面,而且在非常狹窄的細分領域里——從鐘表到下圍棋的阿爾法零——它們可以做得更好。我們可以將許多應用程序組合在一起,得到相當于通用智能的功能,但對我來說,它仍然不是智能。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既然承認目前技術上的局限性,那么未來被人創造出來的人工智能是否只能成為人類的工具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人類很需要這些可以成為工具的人工智能,它們可以比成千上萬的人力更有效率,這是人類歷史文明的一部分。只是,我希望人類可以通過使用這些新工具而變得更加聰明,但是我比較擔心人類會因此變得更加“愚蠢”。我更擔心只會下圍棋的人工智能在面對環境污染、氣候變化、資源衰竭時的無力感,擔心技術驅動下的過度消費會造成更多的資源浪費,以及在信息過載和便捷體系下,人們習慣于淺層的大腦分析,這時更深層次的知識結構體系就會變得無關緊要。當下,數字媒體的精準推送在塑造我們的認知,智能搜索和智能硬件讓需要記憶、學習的技能變得多余。很多時候,我們不需要思考現象和工具背后的“為什么”,只需要“一鍵啟動”的傻瓜功能。人類的創造力或許正在喪失。

      中國經濟報告:那么,隨著機器的發展,它是否會取代我們的工作,造成大規模失業?

      皮埃羅·斯加魯菲:我對此持較為樂觀的態度。從我的觀察看,機器人使用程度最高的美國、德國、日本等國,同時也是失業率最低的國家。我相信,人工智能時代所創造的工作要遠遠多于并且優于其所摧毀的工作。以軟件工程師為例,在電腦發明后的70年中,這一職位的人才仍然不足,硅谷正在從世界各地引進工程師,薪水也在不斷上漲。與其擔心失業問題,不如提前計劃,培養未來的工人,而不是過去的工人。未來,新技術將創造數百種新工作,只是現在我們還無法準確預料到所有的工種。20年前,由于智能手機不存在,也就不存在智能手機工程師,而現在這已然是個熱門職業了。

      背景資料:

      皮 埃羅·斯加魯菲(PieroScaruffi)是全球人工智能及認知科學專家,被譽為“硅谷精神布道師”,是哈佛大學、斯坦福大學、加州伯克利大學客座教 授。早在1983年,他就來到硅谷擔任工程師,同時也是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(SVAIRI)的創始人。他長期從事人工智能研究和互聯網設計,見證了硅谷 30年的興盛過程,職業生涯橫跨硅谷產、學、研三界。皮埃羅的很多觀點都產生了深遠影響,他的個人新聞網站早在2006年就被《紐約時報》評價為“史上最 偉大的網站”。他所著《硅谷百年史——偉大的科技創新與創業歷程(1900-2013)》,被亞馬遜評為“人生必讀100本書”,被新華網評選為 “2014年度中國影響力圖書”。他還在硅谷創辦了最有影響力的三大節日之一——跨界LASER(激光)節。

      皮 埃羅的 LASER活動與真正的激光無關,而是指萊昂納多藝術與科學晚會,融匯了生活、藝術、科學和技術。當活動舉行時,最優秀的一些藝術家、發明家、科學家、學 者和思想家匯聚一堂,就各種各樣的話題進行非正式陳述和對話。令人耳目一新的是,這不是一場說教式的沉悶講座。相反,上百名學者和思想家集思廣益、激蕩思 想、熱烈討論,地點從演講大廳到北加州柔和的星空下⋯⋯這些對話從未停止。

      例如,在斯坦福大學舉行的最近一次的LASER活動,就討論了新聞業、計算機視覺、千禧一代通過互聯網建立離線生活的未來,并談到了“咆哮”是不是一種有效的溝通手段。
      (摘自中國經濟報告

      網站首頁 - 研究所介紹 - 新聞中心 - 科技創新 - 合作交流 - 聚集企業 - 創業大賽
      版權所有:南通創源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55657號-2
      AV老司机Av天堂,思思99re6国产在线播放,亚洲欧洲一级日产精品,亚洲色无码综合图区手机-国产 第1190页|影音先锋中文资源站点-国语对白三区视频